正文 第245章 显得格外的嘲讽

深夜,看到一道车灯的光掠过房间的窗户,李无玫就将手里的烟灭掉,然后拿着一堆照片出了门。

穿过风铃作响的长廊,推开咿咿呀呀叫着的木门,她走到一间房门紧闭着的屋子前,伸手轻轻敲了敲门。

“爷,我有话想说。”

“说。”屋子里传来一声低沉的应答。

“为何将,将这些照片发给季雪,为何要把证人推出去给冷妍?”李无玫此刻只想要一个好的答案,她希望,爷能够善良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

“形势所逼,不能因为一己心软,就毁了所有,无玫,我明明警告过你,不要动心的,可你偏偏不听。如今这样,你别怪我,一切是你自愿。”伊千铭坐在床边,轻声言语,神色惆怅。

“你这样做会毁了季雪的,冷妍如此心狠,她绝对不会轻易就饶过她们,爷,你三思,她们是无辜的,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能成为我们的牺牲品。”李无玫大声的说着,忍住了冲进去的想法。

“可我,终究是恶人,当好人这种事,在我这儿你就别想了。”

“不是的,爷,比起季雪,冷妍才是始作俑者,你心里明明就清楚,为什么还要添一把火?”

“行了,事已至此,无法回头,你就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哦,对了,准备准备,就从季家辞职吧,我要你接手伊氏。南禹已经让我失望一次了,我不希望你也如此。”伊千铭一边说着,一边拿着睡衣朝着浴室走去,对于无玫接下来的话,他不想听,也不敢听。

“爷,我不想你未来后悔,人心都是肉长的,你这么爱小姐,我就知道你并不是什么恶人,我求求你,求求你高抬贵手,不要把季雪逼上绝路。”李无玫跪下,高声哀求,其实,季雪如何,都与她无关,她在乎的是他而已。

“无玫,你起来吧,不要打扰爷休息了。”闻声而来的楚南禹,赶紧将李无玫扶起来。

“南禹,我不能看着爷回不了头,我们报仇,不该牵扯到别人的。”李无玫紧紧的拽着楚南禹的手,痛苦不已。

“你是在乎齐修影,还是在乎爷?”楚南禹冷声问,别人不知道那打了马赛克的女人是谁,可是他知道。

他终于明白,为何情人节第二天,李无玫回来时,会那般的魂不守舍,原来是因为和齐修影在一起了。

“南禹……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总而言之,你要相信我,我们不能让冷妍逼着季雪母子到绝境,以后,以后如果小姐知道爷是这样的人,肯定会伤心难过的。”

“你又何必担心,那冷妍不过是为了赶走季雪母子而已,毕竟当年,是季雪母子过分,如此欺负她和她妈。无玫,你怎么在季雪的事上,就这么在意呢?”楚南禹不明白,李无玫为何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季雪。

“冷妍的计划是让季成明和陈怡离婚,然后她再煽风点火,借伍玺的手收拾陈怡和季雪,她要的不是季雪母子身败名裂这么简单,她要的是她们去给林梅陪葬。南禹,在子达这段时间,冷妍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还清楚。”

李无玫一直觉得,她是做事狠辣之人,可自从认识冷妍以后,她才发现,冷妍才是最厉害的,那不择手段和铁石心肠,都是她不能与之比拟的。

“呃呃,这冷妍,还真是恶毒……不过,你放心,现在就算爷和冷妍想要威胁,都没有机会了。”

“什么意思?”李无玫眼里,突然有了一丝希望。

“唉,季雪不是傻子,她今天去找了朵儿,这件事,司徒冕已经选择出面。到现在为止,各网站都已经删除帖子,而且子达宣布,后天上午十点,开道歉大会。”楚南禹微微叹息,终究朵儿还是掺合进去了。

冷妍,一开始就是他们安排进季家的棋子,没想到,如今已经慢慢变得不受控制。所以,他和爷也在想办法,想先稳住她,就怕她以后再横生枝节。

这次季雪的事,原本是该最后一网打尽的,没想到,竟然提前发生,所以,他们后面对的事处理起来,就没有之前容易。

“南禹,真的解决了吗?”李无玫惊讶的松开楚南禹。

“嗯,季雪的事情解决了。可无玫,接下来的事就难办了,司徒冕似乎猜到了什么,如果他知道我们的计划,所有的事情又得往后推。还有,我不知道你为何会喜欢上齐修影,但我劝你,忘了这份感情吧,赶紧振作起来,爷如此辛苦,未雨绸缪这么多年,不要因为我们再退让了。”

楚南禹认真的说着,这些年,他也过得很压抑很累,所以,他现在只想加快速度,早点解决完这一切。

“我知道了,只要这件事不是爷出手就好……南禹,你放心,我现在已经不奢求什么感情,因为我想要的都已经得到。行了,早点去休息吧,我去准备准备,辞职。”

李无玫嘴角有了些许笑容,心里也彻底松了一口气,于她而言,此刻便是幸福。

“嗯,晚安。”

“晚安。”

看着李无玫离开,楚南禹无奈的摇摇头,转身离开。每个人都有秘密,若事事都求一个因为所以,那活着,就真的太累了,一切,顺其自然,终会有答案……

……

子达公司,所有媒体记者齐聚一堂,等待着当事人的解释,毕竟事情发生快一个星期了,到现在才出面,还是和伊氏集团伊千朵一起出席,这新闻可是绝佳的。

道歉会一开始,朵儿就力证了季雪清白,还让当日和季雪一起进酒店的几个男人出席,他们皆坦然承认,是他们起了私心,给季雪的酒里下了药,他们随后也会到警局接受调查,争取从轻处理。

因为有朵儿在,大家也知道,这背后铁定是司徒冕在撑着腰,所以各种提问也都不是很刁钻。季雪也一改从前,认真道歉,向子达公司股民道歉,向子达高层领导和每位公司骨干道歉。

并且在最后,她向朵儿道了歉,并主动承认她曾经想要谋杀朵儿的事实。镜头前面,她坦然而且认真的回答,并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咎在她自己的身上。

不跟季家挂钩,不跟子达牵扯,她如此这般做,为的就是换她的母亲陈怡,未来能够体体面面的活着。

季成明没有想到,季雪能够做到今天这一步,这种勇气,非常人能及啊。其实,他也不是非得逼季雪走到这一步,她是他的女儿,万不得已之时,他还是会救她的。

可她,从出事到现在,都没有求过他,反而是自己去处理,这让他的心里,突然有了一抹愧疚,为了公司和体面,他只能狠下心,待大业成了,他一定加倍对她们好。

齐修影静静地看着台上的季雪,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滋味,拿起手机,给司徒冕发了一个微信,上面写着“谢谢。”

……

提问结束以后,送走所有的记者,季雪找了冷妍。

“你说,怎么样你才会放过我妈?”季雪知道,她入狱之后,季家就真的没有人护着她妈妈了,到时候冷妍一定不会轻易饶恕。

“你若能跪下,磕三个头,打自己三巴掌,并且求我放过你妈,我就答应你。”冷妍眼中的恨意还是很浓,她原本可以将陈怡和季雪推倒黄泉路的,都怪伊千朵,坏了她的好事。

“好,我答应你。”季雪点点头,如今,名誉挽回,她只愿她妈妈能够安好。

“季雪,你不能跪。”朵儿走过来,喊住了季雪。

“伊千朵,你以前不是不爱管闲事吗?怎么,现在变了?装什么装啊,没有司徒冕,你就和她一样,会低贱到尘埃里。”冷妍双手环抱于胸前,冷笑着打量朵儿。

“季雪,你起来,不必向她低头。你为季家如此付出,季叔叔又不是瞎子,怎么会弃你妈妈于不顾?”朵儿不搭理冷妍,伸手准备拽着季雪离开。

可季雪却退开了一些,她笑着摇摇头,现实如此,她已不再挣扎,这两日,季成明都没有和她们母子说过几句贴心话,聊的都是这件事怎么处理,所以,她早就对这个父亲,失望了。

以前,她还想着利用朵儿,让朵儿和冷妍斗个你死我活,现在,她才突然明白,渔翁之利,并不是谁都可以得到的,并不是得到就一定会开心的。

所以,她选择放手,选择妥协,置之死地而后生吧。

“伊千朵,今天谢谢你,有你陪着一起开发布会,我安心很多。至于,这个,无所谓了,你来得正好,帮我见证,若以后,她有半点儿食言,就会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当然,我出监狱后,也一定不会放过她。”

“季雪,你还不明白吗?她现在就是在诈你。季家如果没了,她就没了依靠,她怎么会轻易做赌,还有,季叔叔重脸面,只要你妈妈不同意,离婚更本就是不可能,所以,你就别担心了,跟我离开吧。”

朵儿咬咬唇,认真劝着,季雪为何现在失去了之前的高傲?

“呵呵,伊千朵,我赌得起,可她呢?呵呵。”冷妍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她想要的,无论如何都跑不掉。

“对,我赌不起,我妈妈不是赌注……对不起,伊千朵。”

说完,季雪咬着牙跪下,膝盖触碰地砖,发出清脆的响声。她顿了顿,打了自己一巴掌,然后磕头,开口哀求“求你放过我妈妈。”

这样的动作和话语反复三次,朵儿看得是震惊和心疼,眼眸里噙着泪水,伸出去的手默默收回,她知道,她拦不住。

不远处,陈怡用手捂着嘴巴,泪如雨下,脚步却没有移动半分,她得给女儿留下最后的尊严。

而冷妍,开心的笑着,笑声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显得格外的嘲讽,她真的是开心的,多少个日日夜夜啊,这场景都是在她梦里出现的,今天终于是实现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