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七十七章、杀人凶手!

花间。

这家咖啡馆正如它的名字那样,在群花环绕之间。

施道谙坐在三角梅花树下面喝茶,这株三角梅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老根扎在墙壁之上,藤蔓缠绕,花叶茂盛。红的黄的粉的花朵盛情绽放,让人的心里充满了浪漫和喜悦。

这样一来,仿佛杯子里面的咖啡都要好喝了许多。

当然,以施道谙一贯以来对咖啡的挑剔,这家咖啡馆的咖啡着实不怎么样。

施道谙坐在花树下看风景,看风景的人也在看施道谙。

这是碧海的网红咖啡馆,跑来打卡的大多数都是些年轻美貌的小姑娘们。她们这样的年纪,更容易被这样举止优雅衣着精致的帅气大叔所吸引。

毕竟,一个人没有什么,她就想要弥补什么。等到她们长到三十四岁的年纪,发现还是十八九岁的小奶狗最符合自己的审美。

施道谙显然符合她们对男人的所有幻想,那些小姑娘或者大胆直视或者含蓄的偷喵,还有人假借拍花的名头来拍施道谙,她们正在聊天工具上面上给自己的朋友们通风报信「快来花间,活捉帅大叔一只」......

施道谙显然对这样的小姑娘没有兴趣。

江来总说施道谙对女人是「来者不拒」,从不挑剔.......只要对方年轻好看。

其实施道谙还是很挑剔的,他不仅仅要求女人年轻、好看,还要有趣的灵魂或者渊博的知识。

一个女人即有好看的样貌又有有趣的灵魂,已经算得上是万里挑一了吧?万里挑一还不算挑?

施道谙手里捧着的第一杯咖啡已经喝完,犹豫着要不要再叫第二杯的时候,耳边终于传来轰隆隆的摩托车马达声音。

黑色哈雷犹如一道黑色闪电,风驰电掣般的朝着这边冲来。在人们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它就一个急促的刹车然后稳稳的停在了花间咖啡馆门口。

砰!

机车骑士摘掉头上的黑色头盔,将它斜挂在车把手上面。

哐!

修长的大腿向后一甩,人便已经干净利落的从车背上下来。

黑色皮衣、黑色皮裤、黑色皮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女杀手。

黑色皮裤将女人的长腿拉得更长,黑色紧身皮衣完美的勾勒出纤细的腰线以及胸口的鼓胀,皮靴哐哐哐的叩击着地面,整个人给人一种冷酷而妖艳的视觉冲击力。

“哇,这个女人好酷哦.......我觉得我恋爱了。”

“我太可以了。小姐姐要不要恋爱啊?”

“我和小姐姐的距离,现在只差一台哈雷........”

-------

宫锦的到来,让整个咖啡馆的小姑姑们视线全部被她吸引。就连对面咖啡馆的客人也在朝着这边张望,每多看一眼都像是占了巨大便宜似的愉悦。

宫锦走到施道谙面前坐定,说道:“我来晚了。”

她没说抱歉,好像说了抱歉就能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似的。

大不了下次聚会让他晚来半个小时......

“没关系。”施道谙笑着说道。他可不敢质疑这位姑奶奶为何来晚了,要不然她顶上一句「来晚了就是来晚了」,你要怎么样把冷掉的气氛给捂热回去?“要喝点什么?”

“意式浓缩。双份咖啡。”宫锦说道。

施道谙眼睛一亮,瞬间找到了知音的感觉,说道:“对,喝咖啡就一定要喝咖啡豆原有的味道。\b不要添加什么糖啊奶啊,加了这些,哪里还能喝出咖啡豆的品种和好坏......双份咖啡虽然苦涩,但是苦涩后的回甘才是最让人难以忘怀的。就是力道太猛烈了,一般人承受不住。”

“我没那么多讲究。”宫锦说道:“就是觉得这样喝咖啡像是在喝酒。”

车要开最快的,酒要喝最烈的,咖啡也要喝最苦的。

只有这样,宫锦才能够体会到活着的感觉。

作为这个世界上的孤儿,大多数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因为什么而活着.......

她不会爱上谁,也不会轻易被人爱上。

除了江来,她在这个世界上甚至都没有任何可以信任的人。

当然,林初一是个例外。

林初一是她的客户,合作多年之后,逐渐有了信任基础,也慢慢的成为了朋友。

至于施道谙......宫锦现在只是不讨厌他。

施道谙点了点头,招手唤来服务员,说道:“来两杯意式浓缩,加双倍咖啡。”

他准备再陪宫锦喝上一杯,就像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一般,咖啡两杯不嫌多。

宫锦看到好多人对着她指指点点,还有人举起手机对着他们拍照,眉头微挑,问道:“为什么选择这里?”

“上次你帮我那么大一忙,一直想要请你吃顿饭来着。可是你不愿意......”施道谙一脸无奈的说道。

“我们没有能够撑下一顿饭的共同话题。”宫锦说道。

“......”

施道谙都想检查一下宫锦身上是不是有江来安放的通话器,不然的话,这声音这语气这说话的方式怎么就那么像江来呢?

施道谙一点儿也不生气。

毕竟,他在江来身上得到了极强的免疫力。

他努力的牵扯脸上的肌肉,笑着说道:“你不愿意接受我吃饭的邀请,就想着请你喝杯咖啡。也不能单纯的喝杯咖啡大家就各分东西,总得找个环境好点儿的,位置近点儿的......我让秘书帮忙定位,她就帮我订了这里。不过,这里也不错啊,看起来确实很受女孩子们的欢迎。”

“确实很受小女孩的欢迎。”

“宫锦,你也不大。”

“我觉得我现在有一百一十一岁。”

“......”

施道谙心想,幸好宫锦没有接受自己吃饭的邀请。

不然的话......他们之间的共同话题确实没办法支撑一顿饭。要是吃着吃着大家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那种尴尬的氛围之下.........饭也吃不下去了吧?

服务员及时的送上咖啡,说道:“双倍意式浓缩,两位请慢用。”

“谢谢。”施道谙出声道谢。

他捧着咖啡抿了一口,然后看着坐在对面的宫锦,问道:“最近在忙什么?”

“工作。”

“......”

这属于一句话把天聊死的优秀代表。

另外还有一位更优秀的代表人物是江来。

有时候施道谙也会忍不住在心里偷偷的想,为何他们大院里出来的孩子都这么「耿直」呢?难道说手艺人的孩子遗传父辈手艺的同时,还遗传了他们不善言谈的情商?

正在这时,桌面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施道谙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笑着说道:“我都怀疑他在咱们俩身上装了窃听器,我们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能听得见......”

施道谙接通电话,说道:“我和宫锦在一起喝咖啡,你们要不要过来?”

“林初一不见了,电话也打不通。”江来急声说道。

“林初一不见了?怎么不见了?”施道谙被江来这句话搞得有点儿懵,早上不是一起出门的吗?还让自己帮忙找来食盒把剩下的油条打包......一会儿的功夫,怎么人就不见了?

“我们俩一起来的公司,我在办公室修复玉镯,她在自己的办公室处理文件......等到我去办公室找她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随身携带的包和手机都不见了。”

“江来,你先不要着急......”施道谙迅速在脑海里思考对策,说道:“她有没有向你提过要去什么地方?或者说要见什么人?”

“没有。”江来出声说道。“等等,初一打来电话了......”

“没事就好。”施道谙松了口气,说道:“我把地址发给你,你和初一联络上了之后,看看要不要过来找我们,中午大家一起吃饭。”

“好的。”江来出声说道,挂断了施道谙的电话。

江来又立即接通了林初一的电话,悄悄平复了一番焦躁的心情,这才出声问道:“你去哪儿了?我在办公室没有看到你。”

“江来......”话筒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你是谁?”江来出声问道。

“我是林秋。”林秋显然被激怒了,这个混蛋家伙竟然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出来?

“哦,我和你不熟。”江来出声说道:“让初一接电话。”

“我姐不方便接电话,她让你来我们家一趟......你来过,应该知道地方。”

“让她自己和我说。”江来不耐烦的说道。以前觉得林秋虽然「愚蠢」,但是心地不坏。但是后面发生的事情却让江来大为失望,特别是在父母相继离去的时候,他竟然拍拍屁股就跑到国外潇洒去了,把那样一个烂摊子丢给林初一一个人去整理收拾.......林初一努力支撑,好不容易把尚美给出售出去,他又立即跑回来接收胜利果实。

当然,更让江来生气的是,这个混蛋家伙竟然举报自己偷窃了《青铜人头》……虽然后来知道那是施道谙和林初一的计谋,可是,林秋想要毒害自己的心情却是「真诚实意」的。

这样的男人......简直不是个男人。

“江来,你最好立即过来。”林秋怒声喝道:“对了,你在侏罗纪的几位老朋友也在。最好不要报警,不然的话......我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就是杀人凶手。”

说完,林秋就主动挂断了电话。

再和江来多说一句话,他就感觉到自己要被气炸。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