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但愿人长久

旭日东升。

一抹温暖的阳光照入窗户。

盘膝坐在客厅中的秦歌睁开双眼,缓缓站起身。

他在想,这个时候,剑仙大陆那边应该才刚入夜。

一大早安芝芝和苗牙牙就叽叽咋咋的闹个不停,跟两只麻雀似的,说着待会儿要去采很多毒蘑菇,让秦歌来下厨,安芝芝还向苗牙牙炫耀秦歌的厨艺超棒,令苗牙牙羡慕得表表的。

苏月摇端着一盘水果走到秦歌面前,眯着眼睛,“秦歌吃早饭啦,我都给你洗干净,还给你剥好。”

在经过昨夜那事儿之后,苏月摇现在貌似要温柔很多,甚至还有那么些贤惠,看秦歌的眼神中总是充满浓浓爱意。

在她想来……她和秦歌的感情,应该是已更进一步,虽然还未确认恋爱关系,但基本上已差不多是那种关系。

这几个月风餐露宿,现在不仅有房子住,早上还有水果吃,秦歌觉得很幸福,拿过来便狼吞虎咽。

但他写在脸上的幸福,在苏月摇的理解中,就是那种幸福。

……

“苗姑娘,待会儿……我想带你去见见执亦言。”虽难以启齿,但秦歌还是决定说出口。

该做的事得做。

该面对的现实,也得去面对。

听到“执亦言”这个名字,苗牙牙的脸色明显有很大变化,因为她并未跟秦歌几人说过“执亦言”这个名字。

苗牙牙放下手里还未啃完的水果,疾声道:“秦歌你怎么知道我老公的名字?”

秦歌与她对视,“我与他见过面,是他的灵魂,并且也通过他了解到一些有关你们的事。”

苗牙牙愣住,两眼湿湿的看着秦歌,内心充满期待,“那你……真的能让我见到他吗?”

“跟我来吧。”秦歌起身走出木屋。

安芝芝和苏月摇相视一眼,紧紧跟上。

不多时,秦歌一行人便来到执亦言的坟墓前。

在来墓地的路上,秦歌已向苗牙牙说明接下来要做的事……要先抹杀执亦言的灵魂,让他彻底消失,这样才能彻底消灭恶魔诅咒,然后还要焚烧他的尸身。

苗牙牙没有同意,但也没有拒绝,她一直都保持着沉默。现在她什么都不在意,只希望能够快点见到执亦言。

秦歌先是将盗洞扩大,然后再下墓,和安芝芝一起将玉棺抬到地面。

“苗姑娘,准备好了吗?”秦歌身上推开棺盖。

苗牙牙紧紧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对秦歌点点头,“嗯,准备好啦!快点让我见他吧!”

她做梦都想再见到执亦言一面,哪怕,见到的只是执亦言的灵魂。

秦歌发动魂斩模式,再让苗牙牙将手搭在他本体的肩膀上,并要放松身心,不要抵抗。

秦歌施展他昨晚才刚掌握的猎魂之术,牵引出苗牙牙的灵魂,并将她的灵魂带入魂斩空间。

牵引出苗牙牙的灵魂,这对已经学会猎魂之术的秦歌来说并不难,但要将其带入魂斩空间,秦歌也只是根据自己的一些推论和猜测,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没真正试过之前,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成功。

不过现在看来,这确实能行。

有魂斩模式,再加上执亦言所传授的魂术,秦歌相信,今后只要自己花些时间去掌握、创新,必能大有作为。

魂斩空间中。

苗牙牙已经呆住,因为她终于见到那个她朝思暮想的人。

这么多年过去,他一点没变,还是那么温柔。

“老公……”苗牙牙扑向执亦言。

因为都是魂体,本质相同,所以能够接触。

看着抱在一起的苗牙牙和执亦言,秦歌鼻子不由一酸,魂体默默的退到一边。

“牙牙,我好……想你。”执亦言伸手摸摸苗牙牙的脸。

并没有什么煽情的话,也没有什么甜言蜜语,两人就只是这么抱在一起,安静的看着彼此,以此倾诉自己的思念。

……

时过良久。

秦歌说道:“时间快到了。”

他这简单的一句话,却像是魔音,更像是一把刀,令人痛苦绝望。

这短暂的相聚,终于要到尽头。

如果可以的话,秦歌当然也希望这对苦命的恋人能够永远在一起,不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永远在一起,但是……

执亦言不舍的松开怀里的苗牙牙,抬眼看向秦歌,“小兄弟,拜托了。”

秦歌缓缓伸出手,一丝丝黑色的诡异能量在他手中凝聚成魂斩之剑。

这把剑,不仅能通过魂斩空间对现实空间里的一切产生物理效果,同样也能斩杀一切魂体。

此刻。

身在现实空间的苏月摇和安芝芝看到,苗牙牙脸上挂满泪水,虽不知具体,但她俩也大概能猜到发生过什么。

魂斩空间中,秦歌一剑刺入执亦言的魂体。

执亦言魂体猛地震动,就像是一个被捅破的气球,散发出道道黑气。虚空中,隐隐传来撕心裂肺的咆哮声,那是恶魔诅咒的本体在承受极大的痛苦时所发出的咆哮声,魂斩之剑,就像是它的克星。

苗牙牙跪在地上,两手捂着脸,虽然魂体不会流泪,但她在现实空间的本体早已泪如泉涌,哭红了眼睛。

刚刚执亦言已跟她说得很清楚,让她不要伤心,不要难过,但她……还是很难受。

执亦言的魂体渐渐变得模糊,在一点一点的消散成虚无,他温柔的看着苗牙牙,“牙牙,对不起。此生,是我负了你。”

“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我能再一次遇到这么好的你。我会听你的话,不再做坏事,这样老天就不会惩罚我,可以让我永远跟你在一起。”

“下辈子,我就做个最棒的厨师,永远给你做好吃的。”

“牙牙……能再见到你,跟你说说话,我很高兴。”

“余生,愿你能好好的……即便我不在,我也会……永远……深爱着你。”

“……”

执亦言的魂体化成一缕黑烟,缓缓消散于虚空。

随着一同消失的,还有他温柔的声音。

但他对苗牙牙的爱,仍会永存。

秦歌收回魂斩模式。

苗牙牙的灵魂回归本体,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安芝芝急忙过去抱住她,只是这样安静的抱着她,什么安慰的话也没有。

因为这个时候任何安慰的话也没用。

人与人的悲欢从不相通,所以秦歌、安芝芝、苏月摇三人只能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感受,并不能像苗牙牙那样去体会,毕竟,都非当事者。

这就像有些看热闹的人,当事者哭得死去活来、肝肠寸断,而看热闹的人却表示很不理解,只觉得这是一场热闹。

当然,秦歌几人并没有那种看热闹的心态,有的只是满心感慨。

人世间,各个角落,每时每刻,都有喜怒哀乐的事情发生,今天这些事落在别人身上,你看别人的热闹,有感慨,也有体会;明天,这些事就有可能落在你的身上,然后别人来看你的热闹。

安芝芝在想,如果自己有一天失去秦歌,是不是也会跟现在的苗牙牙一样。

她偷偷看秦歌一眼,暗自发誓,一定要好好的珍惜跟秦歌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逝者已矣,生者如斯。”秦歌注视着苗牙牙,“苗姑娘,带着他对你的祝福,好好的、勇敢的生活下去吧。”

苏月摇深深的看了秦歌一眼。

秦歌走到一边,将早已准备好的干柴抱到空地中架好摆好,然后拿出汽油撒上一些,再将执亦言的尸体抬出棺材放到上边。

……

秦歌靠在树下,看着前方燃烧的大火发呆。

执亦言的恶魔诅咒算是解决了,可自己身上的又该如何?

秦歌没有去想太多,因为他不敢想,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便在这时,一道身影从秦歌身旁走过。

秦歌抬眼看去,发现那是一位老者,衣衫褴褛,步伐蹒跚,他肩上还挑着担子,里面是肉。

这位老者,应该就是那个苗牙牙说的每隔几天都会来幸福村卖肉的屠夫,事实上,他就是执亦言所说的那个忠心的属下,住在很远的镇上,隐姓埋名,以杀猪为业,数十年如一日,只因当初执亦言的那句话——帮我照顾好牙牙。

但除这位老者之外,还有很大一群人跟在他身后。

有瘸腿的老汉,有提着葱的大娘……

这些都是在很多年前就已死去的幸福村的村民,本来只有苗牙牙能看到,但这时候,秦歌、安芝芝、苏月摇都能看到。

……(未完待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