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许慌死

那碎途大帝之力在这广裹无边的决斗场上,猛烈撞击,一股股恐怖的力量顿时全部席卷牧天。

仿佛只要一击就可将牧天碎尸万段一般,恐怖至极,那碎途以下的修仙者绝对一击必死!

“完了,那个凡人绝对死了!”看到这一剑,那龙陵圣国四周的人都不愿意去看了,因为这一剑落下,牧天只怕是尸骨不存,血肉横飞吧!

“来得好不如来得妙!看我如何一击抓住你这个孙子!然后将你一击必杀!”

牧天一点都不在乎,那恐怖的力量,他大叫一声,直接迎着那碎途大帝之力战了上去,他手中的古剑也是随随便胡乱便斩出,毫无一点道法可言!

“许师兄,杀了他,让那个废物好好见识见识我们龙陵圣国的强者!”龙陵帝国的弟子见到牧天自己自寻死路时,都不由为之高兴。

他们现在就想看见许师兄一剑斩了牧天的项上人头,然后在用他的鲜血来冲洗那个废物带给他们的无尽耻辱历史!

“砰!”的一声,然而,现实却没有令众人想象的那么惨烈,那么无情,那许慌的一剑斩下,牧天并没有被碎尸万段!

牧天的古剑随意一斩,竟然不可思议,轻描淡写的随意一下就将许慌的太古真器击落在地。

那牧天的一剑,更是直接击中太古真器剑柄之上的帝晶呢,只是“铛”的一声,那剑上的帝晶就被牧天一下子击碎了!

“小子,你不是喜欢废物吗!那你就看好,看你爷爷我如何把你斩成废物,让你也成为一个新的废物!”

“斩!万古化帝决!”许慌怒吼一声,也不后退,直接将全身圣体大开,瞬间以自身之力源源不断的化为一把把冲天而起的帝器。

他转瞬间就向着牧天斩杀去,他就是不信邪,他就是不相信一个废物可以将他击败!

“砰“的一声,那怕是他的大帝道法化为的万把帝剑也顿时没有用了。

牧天的古剑一出,那万把帝剑都如同失去了光彩一般,岑寂在牧天的古剑之下,他们如同在朝拜那把古剑一般,在那古剑面前容不得他们猖狂。

然,牧天却没有停留,直接狠狠的斩在了许慌的身躯之上,一剑祭出,斩得那许慌是鲜血四射!就连五脏六腑都差一点化为虚无呀!

就在“咚,叮,呲。“的几声过后,牧天就狠狠地斩在了许慌的灵海之上,直接以一击之力就将许慌击成废物一个了!

许慌灵海碎掉以后,他的灵气碎途境界也瞬间化为乌有了,他的周身血气一下子就被抽得毫无还手之力了。

他现在就是空有圣体而没有灵气去带动了,他功法散乱,骨酥如虫,眨眼之间就被击倒在地上了,他的身躯已经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了!

这古剑不是仙器,帝器,也不是真器,它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到不能再普普通通的的古剑了。

这个古剑的材质就是当年牧天从远古黑暗,终极战场中寻找到太化韵铁而打造的太化韵剑。

太化韵剑可是举世罕有,三界十世难得一见的一把宝剑呀!在一千八百万年前的初年,牧天可是花了不少心血才弄到这太化韵铁的!

莫说是区区碎途初期的蝼蚁,就算是当年牧天培养的许多仙帝在还没有成为仙帝的时候,也在这古剑之下吃尽了苦头!

想要躲这支古剑,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你突破到道脉修为以后,那你躲开这古剑就容易多了,如果在还没有达到道脉修为的时候,那你在这个古剑面前,也只有挨打的场景了!

“咚!咚!嘭!嘭!”眨眼之间,慌就已经如同凡人一般被牧天打的在地上直打滚,牧天毫不留情的拿着古剑狠狠地往许慌的身躯之上斩之。

一时之间,许慌更是被打的皮破绽,伤痕累累,深深白骨也赫然出现在他现在的周身。

就连他的修为气息都已经消失不见了,他现在就如同一个凡人一般,再无任何修为可谈了!

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包括凌老在内,凌老看着这一幕,立即以火灵帝眼观看那古剑。

但是无论他在怎么仔细观看,这依然只是一普通的古剑,一个没有任何帝力气息和仙帝之气的古剑!

凌老当然不识太化韵剑这样的东西了,自古以来,真正见过这东西的人,那可真是少之又少。

当年若不是牧天活了千万年之久,入过无数神秘黑暗之域,知道无数惊天的秘密,牧天也不会知道这太化韵剑的秘密!

不知道太化韵剑秘密的人,只会把这古剑当作是一支普通的铁剑而已。

“我要杀了你!蝼蚁!”纵然是被打的皮破肉绽,修为尽失,那许慌依然凶猛的怒吼了一声!

顿时他以最后一点血肉之力,强行从他的空间道戒之中取出了两个道化金标。

他双手突然献祭发力,直接将那两个金标用力摔了出去,那飞出去的金标就以极快的速度向着牧天的心脏狠狠的刺去!

“咚!咚!”还没有反过身来,那牧天的太化韵剑就以接近巅豪的速度,瞬间就击中了金标,直接以反转之力将金标反刺与许慌的身躯之中!

“简直是自寻死路,愚昧不堪而已!”牧天双目顿时冰冷无比他无视一切顿时“铮“的一声,那太化韵剑就和两把金标一起插进了许慌的圣体之中了。

那三物下体,纵然是圣体的许慌也在也动不了,他的脊骨被那三物狠狠地叮与地面之上,他就那样如同死狗一般爬在地上!

“竟然你刚才想杀我,那今天我就狠狠的斩你,我要让你体验一下生不如死的感觉!”牧天看着那个如狗一般许慌冷冷道。

“够了!小辈停手吧!我们认输了!”就在这个危机关头,许丞相再也看不下去了,他一下子就落入决斗场之中,狠狠地看着牧天道。

现在许慌虽然是修为尽失,灵海尽破,但只要有大帝强者愿意以无上帝丹帮他修复,那他还是有可能痊愈的,但如果他现在被牧天斩了,那许慌的一切都将灰飞烟灭……

牧天只是随意的看了他一眼,淡定自如的道:“怎么了吗?你们小的打不过,就老的亲自出场呀!那老的要还打不过,是不是你们的老祖就亲自降临呀!你们龙陵圣国的打架方式还真是与众不同呀!都几百万年过去了,你们还是这样没有出息!真是可悲呀!”

“小辈,你休要猖狂,快点放开他,免得到时候你自己把自己的性命丢掉!我限你立刻放了他,否则今天本丞相就亲手斩了你等,以献祭这个我的徒儿在天之魂!”

听到许丞相的这样话,牧天缓缓拿目光看着许丞相,他十分平静,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嗓子,呦呦的说道:“其实吧!如果在刚才,我还可以选择饶他一命,但是现在你们竟然威胁我,说实话我讨厌被别人威胁,竟然你们让我不高兴了,那我就只有杀了他来让你们不高兴了,哈哈哈!”

牧天话一落,便瞬间手握古剑,以百万之剑法,深深刺向了许慌的身躯之中。

那许慌连惨叫声都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来,就已经被那万把古剑四分五裂了,许慌的鲜血也再刹那间染红了一小片大地,此刻就连天空都不由的为之一振。

“滴,恭喜主人嗜血反手一巴掌,击杀掉黄金boss!”

“奖励剑来币800!”

“经验值800!”

“焚决(中级)。”

“仙帝融合武技!”

“自动扣除800剑来币归还宿主所欠。”

蝼蚁你现在竟然敢将许慌杀了,那你就只能准备迎接死亡吧!现在只有死亡才可以让你解脱,让你摆脱现在这一切,所以我现在就要你死!”

许丞相怒吼了起来,他瞬间血气冲天,在这巅豪之间,一把无语伦比的帝剑就直斩向了牧天的头颅!

在这华丽,狂暴的一击帝剑之下,根本无人可以抵抗,任你是一方霸王也好,还是什么玄灵天灵也罢,就算是圣人尊者,在这一剑之下,那也都只是如同蝼蚁一般,毫无抵抗之力!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那一剑便已经下来了,顿时一道震天灵光一散,那道光之下竟然有一个人倒了下来!

只不过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倒下之人不是那凡人牧天,而是那刚刚还霸道无比的许丞相,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呆住了,因为将许丞相踩死的竟然是一尊石像!

许丞相就是被他们那龙陵圣国决斗场上,那一个巨大无比石像一脚踩死的!

“你们看那个雕像,竟然活过来了。”

“有四封修为实力的人,竟然被石像一下子踩死了,这个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可能,那雕像是活的!”面对突然发生变异,那凌老顿时大惊了起来,他灵气顿时席卷九天,向那巨大的石像斩去,他准备强行救下许丞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