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封印

“不急,现在我先说说借界的情况。借界现在处于外环大界区,在外环大界区基本上是不能对一个界发动战争。因为每一个界的背后都有自己的势力,我们借族背后的靠山便是内环大界区的月家。如果对一个界发动攻击,势必要承受背后势力的怒火。”

“什么,没想到你们居然是月家的人。”菲斯和菲娜惊呼。

“月家很厉害吗?”明源一脸懵逼的问道。

“月家曾经出过一位神帝。”格-夜拉缓缓道。

出过一位神帝代表着什么自然不言而喻了。

格-夜拉抬了抬手示意众人安静继续道:“它们想消灭我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这个界推到外环大界区之外的混乱大界区。那里是法外之地,任何界在那里出了事都不会有人管。”

“将这么大一个界推出去谈何容易,这又不是一块石头一个球,一脚就踢飞了。”明源无语道。

“想将借界推到混乱大界区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越弱这个界的力量。借界的表面被时间扭曲,我想这是时间旅人的能力,只有它们才能做到这种地步。但如此大面积的时间扭曲就算是时间旅人也不能长久维持,所以它们还有其它越弱这个界力量的方法。”格-夜拉望向天空。

“是什么?”菲斯和菲娜陷入沉思。

“这还用想吗?当然是像之前的那种天地大冲撞再来两次。如果再来两次,这个界必遭重创。”明源指了指自己的头顶。

“你的意思是说,它们的目标是白耀和炽星。”菲斯惊呼道。

“不然我想不到还有什么方法。”明源摊了摊手。

“的确很聪明。”格-夜拉点了点头。

“不过就算知道了对方的目的,我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去阻止它们。”明源摊了摊手。

“维系白耀的法阵在庞贝拉,而维系炽星的法阵在纳克图。只要在时间旅人扭曲借界外部的力量用尽前我们能守住这两个地方,借界就算保住了。目前庞贝拉距离我们最近,这也是我们第一个目标。”格-夜拉道。

说完格-夜拉向着魁斗城废墟的方向走去,之前那些站在一旁的借族人拥簇在格-夜拉身旁。

格-夜拉和一众借族人缓步走在废墟之上,一种晦涩难懂似唱,似说的语调由众人口中发出。

时之果被从妖器中取出并轻轻挤压,一路走,时之果的汁液一路流淌。

明源望去,在它们的身后这些时之果实逐渐汇聚成奇怪的纹路图案。

“主人,您相信那个借族人说的话吗?”一旁的老骗子问道。

“鬼才会信它们的话。”明源叼着一个草根。

“主人,瑶也不相信它的话。”瑶跑出来冲着明源道。

“瑶,聪明呢。”明源笑着摸了摸瑶那并非实体的头。

瑶表现出一副非常舒服的模样。

“主人,那我们应该怎么做?”辛-格拉问道,一旁的天下也翘起了那可爱的羊头。

“有杀戮的地方最适合我们生死一族,借族的事情自然能帮就帮,如果打不过那就带着格-夜拉跑,为他人拼命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明源冷笑道。

格-夜拉带着自己的族人继续在废墟中行走,举行着它们的仪式。

时之果流淌的汁液,伴随着格-夜拉与借族人的行走在地上画出一幅奇怪的图案。

格-夜拉与借族人成环形围绕着由时之果汁液所形成的图案跪拜,口中念唱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紧接着,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虚空之中出现了近百个椭圆形的光茧,这些光茧都是由时之力所形成。

光茧破裂,里面掉出一个又一个界族人,这些借族人的力量都在灵神九阶巅峰。

“这是什么?大变活人的魔术吗?”明源和菲斯,菲娜惊讶的从自己坐着的石头上站起来。

近百的光茧悉数破裂,里面的借族人在经过短暂的适应后,全体走到格-夜拉身前躬身行礼。

这些借族人看上去各个都十分年轻,身穿奇异的盔甲,手中拿着一柄三叉戟。三叉戟的戟身和盔甲的胸部都有镶嵌一枚时错晶。

“这些人是……”明源上前问道。

“这些人我们称之为时间之河的漂流者,它们在本相的时候被秘法放逐在时间的长河中,当借族处于生死存亡之际我们便会由时间长河之中唤醒它们。这些战士受到时间的眷顾,只要不是受了致命伤都可以恢复过来,并且它们身上的妖器也会自动缓慢的补充时晶之力。”格-夜拉看着这些虔诚的战士道。

“你们借族一共放逐了多少这样的战士。”明源好奇道。

格-夜拉嘴唇蠕动了一下,用着略带悲伤的语气道:“将近一百万个。”

“一百万个灵神九阶巅峰的强者?”菲斯,菲娜和明源听到这个数字眼珠都快掉出来了。

“呵呵,不是我说什么。一百万个这么多强大的战士召出来几乎可以横扫这个界了,还需要我来救世?”明源苦笑道。

“如果真能这样就好了,可惜这是不可能的,时间的长河到底有多长谁也不知道。我们的天,将一部分族人放逐到时间的长河之中,就是为了有一天借族有难可以将时间长河中族人唤醒,来解除借族的危机。然而我在洞察它们的计划后,在时间的长河中不断搜寻我的族人,也才在这片区域找到这区区一百名漂流者。”格-夜拉又叹了口气。

它抬头仰望天空缓缓道:“漂流者们在时间长河中待久了,几乎与长河结为一体。当力量用尽后将会回归到长河中长眠,时间对于它们来说没有任何概念。它们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死亡。”

听到最后众人心中陡然一颤,这和一个战斗傀儡有什么区别?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好。

就在此时天空中被一股力量强行拉开一道口子。

这道口子中充斥着强大的时空乱流,乱流之中一本紫色的晶体大书散发着绚丽的光芒。

“命脉轨迹,这本书不是在轮回盘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明源大惊。

“命运交错,择其一。明源,在未来我们无法压制你,但我们却可以将现在的你封印在时间长河之中。”天空中传来一股吸力将明源,天下和辛-格拉等人全数吸入其中。

时空裂缝缓缓闭合,格-夜拉一众人等惊恐的看着天空,那股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似乎只要对方愿意就能轻而易举碾碎这个借界。

格-夜拉知道,那时之力量强者的力量,同样也知道被吸入时间长河的明源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出来。

只有明源达到与那破开时间裂缝强者相同的实力时,他才能离开时间长河。

这或许是数千年,或许是数万年。

(全书完)

祖源之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