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陈妈妈态度的转变

陈怡歆跟周昇到医院探望珊妮的时候,看到坐在她病床旁边削水果的弟弟,人也是瘦得让他想哭。

周昇捏了下陈怡歆的肩膀,让她别哭出来,至少现在不能哭,不然大家都会坚持不住的。

刚到没一会儿,珊妮的妈妈和大嫂也过来了,她俩是来帮珊妮换衣服清洁身体的。珊妮现在极度排斥外人,也就珊妮妈妈可以碰她,连她大嫂都只能干点递东西什么的事儿。

“彬彬,你多久没好好休息了。”陈怡歆心疼得不行,她伸手摸了摸陈怡彬的脸庞,脸上一点肉都没有了,“你这样下去,珊妮没恢复你又倒下了怎么办?”

陈怡彬没吭声,坐在椅子上,额头抵在姐姐腹部,默默的流眼泪。

周昇拍拍他背,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安慰他。

没有处在他这位置,真的不能感同身受。即便如此,他们这些外人看着珊妮的样子也会心痛。

“彬彬,妈妈说让你把珊妮带家里去。”陈怡歆坐到弟弟身边把他揽在怀里,“妈妈说这边都是珊妮的熟人,大家知道这些事情,即便是同情她也会用不同的眼光看她。但她去咱家那边就不同了,那边没人认识,到时候是读书也好,跟着妈妈做生意也好,换个环境,日子总得过下去。”

其实陈妈妈能做这样的让步是陈怡歆和汪成,还有陈奶奶努力的结果。

别看陈奶奶是个八十多的老人家,思想观念比陈妈妈要开放得多。

在得知了准孙媳妇遭遇的不幸后,陈奶奶就打算跟着陈怡歆出国来看看的。但陈妈妈不同意,她以前就不喜欢珊妮,现在就更不能接受了。家里闹过一场,连表姨表姨夫都赶到B市来劝架。

如果不是要做通陈妈妈的思想工作,陈怡歆也不会拖这么久才出国见弟弟。

“咱妈那性子你是知道的,她既然同意了就不会再反悔。如果你觉得不自在,还照之前的安排,姐姐给你在沪上买了房子,你跟珊妮就在那边住,工作也好学习也好,沪上机会不少。你姐我不是投资了一个战队吗?现在战队缺少翻译和外语老师,珊妮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有点事情做,离开这个环境,对她来说也是遗忘伤害的办法。”

陈怡彬抬头,擦了眼泪,点头:“我会先跟珊妮的心理医生聊聊,如果对方也赞同,会帮我一起说服珊妮父母。我想,珊妮的妈妈可能会选择跟着珊妮过去。”

“那没问题。”想到之前在沪上给安排的房子可能有点不够宽敞,陈怡歆打算回头就给舅舅打电话,让置换一套环境好点的小别墅。

让弟弟发泄了一会儿后,周昇出面去跟珊妮的父亲和兄长商量转院的事儿。陈怡歆陪着弟弟去找了心理医生。

在评估了陈怡歆那边提供的医院和疗养条件后,心理医生也赞同她的观点,离开这个环境对于修复患者的创伤是有好处的。但随之而来的是生活习惯的改变,会不会对病人的心理造成额外的负担。

“我这边有两位备选医生,我跟她们都聊过,其中苏医生跟阿黛尔医生你是同学,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请你和苏医生合作,采用现场和远程的方法同时对她进行治疗。当然,这只是我不成熟的想法,也不知道可行不。”

阿黛尔医生想了片刻,点头:“你说那位苏医生我有印象,我们都是布拉德教授的学生,但不是同一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是放心的。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和我联系。”

搞定了医院这边,只要珊妮的家人同意,他们就可以着手联系国内的医院办理转院手续。

警方那边已经全权委托了律师出面处理后续事宜。作为受害者,珊妮申请了人身保护,任何人都不可以打搅她。

办理转院的手续在张薇和肖恩插手的情况下很快就完成了,连转运病人的飞机也是肖恩帮忙解决的。

因为珊妮还需要进行住院治疗,后期还有两个手术要做,所以他们直接先到的B市,入住了B市的三甲医院。这边一系列的检查结束后就会开始预排手术时间,两个手术之间需要间隔至少半个月,加上后期的恢复期,至少要在医院呆两个月左右。

陈怡彬办理了延期入学的手续,而珊妮则放弃了社区大学的入学资格,并以最快的速度委托律师帮忙办理了退役。

到B市之后,珊妮的妈妈会留下来陪伴她接受治疗,而陈怡歆和陈妈妈也会隔三差五的去看望她。

或许换了个环境对她真的有帮助,一周之后的心理评估结果出来,医生说她有好转了。可外人眼中她还是那么自闭,一天都难得说一句话。

不过珊妮的妈妈也这样认为。她天天守着珊妮,女儿的每一个反应她都在观察分析。之前护工给送饭来,珊妮基本上不张口,现在虽然吃得不多,但也在尽量强迫自己咽下去。

“珊妮妈妈,这是药膳师傅给炖的汤,让珊妮喝一点吧。”

陈妈妈拎着保温饭盒进了病房。病房是小套房,除开珊妮住的这间带有阳台和落地窗的大病房外,隔壁小房间就是珊妮妈妈住的陪护房。外面有个十五平米左右的小客厅,还有个无烟厨房和公共卫生间。

珊妮瘦得身上皮包骨,一点也看不出以前漂亮的样子,但陈妈妈没有一丝嫌弃,靠近打量了她一下,满意的点头:“最近气色好多了。多吃点东西,慢慢就好了。等你病好就先搬去你歆姐那边住,那个疗养山庄的环境不错,药膳师傅的手艺更好。”

等珊妮吃完饭,护工把她抱到轮椅上固定好,珊妮妈妈推着她跟陈妈妈一起去了花园晒太阳。

这里收费高昂,里面的病人不多,花园面积不小,基本上不故意凑堆的话,找个安静的地方不难。

“再过一周多彬彬就要回来了,他跟学校那边休学的手续已经办好。这次珊妮爸爸也会跟着过来,我就想着医院这边也不方便,不如让你们去家里住。”

珊妮妈妈勉强能听懂一些,还需要护工帮忙翻译,听到陈妈妈的邀请,她犹豫了一会儿却摇头婉拒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