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黑色雪莲

潘安连续游过几株寒冰雪莲后。

不远处一棵黑色的寒冰雪莲引起了他的注意。

如果不是那股力量的吸引,潘安不会游到这里。

如果不是周围几朵寒冰雪莲散发的光芒映照在它身上。

即使近在咫尺,也很难发现它的存在。

冰层下几乎所有寒冰雪莲花瓣都生长着白色的花瓣。

粉红色的花蕊发出粉红色的光芒。

这一棵寒冰雪莲花瓣全是黑色的。

而且,连它的花蕊也都是黑色的。

从花蕊里散发出微微的黑色光泽。

它是如此的妖冶和独特。

潘安看到那朵寒冰雪莲后。

目光立即被它吸引住了。

他没有从这朵寒冰雪莲上感受到威胁。

所以继续向它游了过去。

这朵寒冰雪莲让他想到一个人。

一个性格怪异,有时阴狠凶残。

有时又让人感觉极为热情的女人。

好吧、两个人还深入交流过呢。

虽然当时潘安并非自愿,而是被动一方。

但是他也没有激烈反对,也算是默许了对方的所作所为。

至于怎么带回这一朵雪莲。

潘安身上就有寒玉郡主身上的东西,

脖子里的香囊里除了一些不知名魂植的枝叶根茎,还有几缕头发。

这些头发并不是一开始就在他香囊里的。

而是临别时,潘安借助为·寒玉郡主整理头发的时候,拿下几根头发。

潘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时候,就计划为寒玉郡主采集一朵寒冰雪莲了。

但是眼前出现一朵完全适合寒玉郡主的寒冰雪莲。

这也算是天意吧。

自己用这些头发试试。

成功不成功都是天命。

如果自己找不到适合寒玉郡主的寒冰雪莲,那就不怪自己没有努力了。

想到这里,潘安把那缕头发放在那黑色寒冰雪莲的花蕊上。

在头发落在花瓣上的瞬间。

那些黑色的花瓣骤然合上。

片刻的静止后,花朵内部产生一阵激烈的震动。

然后整株寒冰雪莲都抖动起来。

然后寒玉郡主的影子出现在那朵花的上空。

虽然是一个非常模糊的影子。

但是那身材不是寒玉郡主是是谁。

那身影存在的时间很短,几乎一闪即逝。

然后,那朵寒冰雪莲向潘安手中游动过来。

潘安手里拿着那一朵如同用黑玉打造的寒冰雪莲。

他的第一个想法是将这朵寒冰雪莲放进系在腰间那个兽皮袋子里。

但是马上想到那里面还放着属于萧玲珑的那一朵。

天知道把两朵花放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

而且把这朵黑色寒冰雪莲交给寒玉郡主的时候。

万一给她看见萧玲珑那一朵不知道又会引出什么新麻烦。

潘安将这朵黑色寒冰雪莲放在自己嘴边,用牙齿轻轻咬着它的花柄。

奋力向自己打出来的那口斜井方向游去。

在潘安驯服这朵黑色寒冰雪莲的同时。

张德发奉命进入通道来质询陈大全的时候。

正看到大哥张德财和陈大全正在打生打死。

张德财的修为比陈大全要高。

但是陈大全不顾生死,全力施为,大有以命换命的意思。

张德财还没有活够,而且这冰窟直径不大,动起手畏手畏脚的。

一时半刻还真拿不下陈大全。

张德发不知道两人为什么拼命,大声喝道。

“你们怎么回事,快停手”

陈大全大声骂道:“你们这些恶贼都得死在这里,全都要死在这里”

张德财没有回头,听声音就知道来的人是自己弟弟。

“二弟这厮疯了,你带着弓箭吗”

“带了”

“用箭射他腿脚,先别射死他”

张德发从背后取下一张弓,又抽出一支箭矢。

张弓搭箭、

“崩”的射出一箭。

这一箭角度极为刁钻,从张德财身边一掠而过,射向陈大全一条大腿。

陈大全视线大部分被张德财挡住。

箭射到身前后,已经来不及躲闪。

“噗”的一声。

被这一箭直接贯穿了大腿。

剧痛下,陈大全单腿跪在地上,继续和张德财拼杀。

“崩”

张德发又射过来一箭。

“噗”的一声。

这一箭钉在陈大全一侧肩膀上。

箭矢上蓄力极大。

只听“当啷”一声,陈大全手里的匕首掉在地上。

张德财一刀向陈大全的胸膛点去。

并不是想要他的命,而是想要制住他。

没想到这厮身体向后一倒。

“噗通”一声,陈大全的身体掉进了冰水中。

“死也不能再让你们抓住了,大家一起死了算了!”

陈大全大声嘶吼着,状极疯狂。

张德财冲到水边,拿起插在冰洞边缘的火把。

看到陈大全的身体被一株狂乱摆动的雪莲枝叶卷住后,向远处拉去。

张德发走到大哥身边:“大哥这是这么回事,殿下还等着他文化呢?”

“你还问我这么回事,咱们那位殿下对他老婆做了什么事,队伍里的人谁不知道!”

张德发立即明白了大哥的意思。

“我也知道那样做不对,可是我们做属下的又能怎么办,现在我们该这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回去复命了”

张家兄弟两人走上冰面,只见冰面和他们下来师已经大不一样。

就像是不久之前发生了一场山崩。

遍地都是大大小小的冰块。

这样还不算最糟糕的。

冰上正展开一场激烈厮杀。

他们的三弟张德宝带着四五个人正在被十多人围杀。

围杀他们的自然是田师范和田师范兄弟带领的人。

梁秉超手下一共二十三人。

除了梁秉超和陈晓萌在旁边观战。

还有“下落不明”的“卫玠”和寒玉郡主和监视他们的那个密探。

其余十七人,包括陈豪夫妇全部投入了战斗。

这边梁魏两国密探们展开决战的时候。

潘安也游到了斜井处。

寒玉郡主正不耐烦的等着他。

看到潘安从远处游过来,先是脸上一喜。

随着潘安游近,她又看到了潘安嘴里叼着的那一朵花。

“啊——!”

“你拿到花了,游快一点”

潘安用力游动几下,到了岸边。

她扔掉手里拿着的那支钢刺,伸出双手,把潘安拉上岸。

“这朵花是给我的吗!”

“当然不是,这是送给陈家那位姑娘的”

寒玉郡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