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红 白 黑(上)

竹林印晚霞,青纱染金光。

一顶小轿子缓慢、却稳定的移动着,轿子窗帘是深红色的帐子,轿柄镶着红玉,组成轿身框架的火龙木也是鲜红的,更别提轿顶上镶嵌的红宝石,洒下片片红晕。

雍容华贵且不提,通体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新娘的花轿一般。

更奇妙的是,这一前一后的抬轿人是一对老头老太,脸上像敷粉一样惨白,胸口却各带着一朵大红花,脚步平稳,看上去不像是在抬轿子,而是在拉棺材。

轿内隐隐约约传来嬉笑声,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从轿中响起。

“妈妈,这一次真的能找到爹爹嘛,你莫不是在骗我?”

“我们做生意的,信用最重要,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

春风没有化去清晨的残冷,却吹去了成片的竹叶,竹叶像是打着卷儿般的飞刀,缓缓的、不起眼的向轿子周围卷去。

在前面扛轿子的老头抬起三角眼,混浊的老眼更显浑浊,一只手抓着轿杆,另一只手一弹一缩,落在外人眼中,便好似无数根透明小针扎出,一连串的噗噗噗噗声,轿子走过,落叶洒落如雨。

不知何时起,那后面的老妈子消失不见,整个轿子居然没有一丝不稳,老头子一手提轿棍,另一只手还尤有余地的摸出一张红纸出来,不紧不慢的叠着,五根手指灵活的飞起,没一会儿功夫,就折了一只纸兔子,摸出一根手腕粗的判官笔点了红色的兔子眼珠,让这只兔子看起来活灵活现的,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把兔子送进了轿子中。

“嘻嘻,谢谢官九爷爷。”

老人脸上闪过一丝慈爱之色,然后头也不回的道:“来的有些慢了啊。”

老婆子乐呵呵擦了擦手上的泥,“路上看到两颗鲜竹笋,水灵着呢,准备给小主子尝尝鲜,小主子这个年纪,正是要多吃多长呢。”

“黑奶奶说的不对,妈妈都说我长胖了,变的不好看了。”

“哪能呢,小主子长什么样都好看。”

小老太拱着身子,用肩扛着轿棍,一只手抓着两新鲜沾泥的竹笋,另一手提着三颗同样新鲜的人头,一老一少没事人般的拉家常。

“山北九侗,鼎鼎大名的神鬼判官官九和摘叶魔女黑华娘,居然到老给人做奴仆,这要是给道上的人听到,可不要笑掉大牙!”

老妈子眼中戾色一闪,“惊到小主子了,呱噪!”

小脚脚掌往地下一踩,无数竹叶像是飞镖一样四处乱扎,碗口大的竹子一扎便倒,一阵落地声,不断有身影从顶端落下,然后被扎成马蜂窝。

四周刀光横劈竖砍,很快,十根粗大的竹子便被一个个黑衣人抓住,眼露凶气,虎口压住竹节,使竹如枪,风声刺耳,直往轿子上扎去。

官九冷哼一声,双臂发黑,身形如猴,鬼魅一般窜蹦跳跃,三息之间便绕着轿子滚爬了一圈,双手不刁即裹,不扣即搂,不封即缠,一圈绕过去后,十根竹竿子便被卷入肋下。

“大杆子是大械,你们这些小杆子玩的起嘛!”

官九猛然发力,那十名刺客顿时感受到一股无可抵御的开闸之力迎面而来,竹劲反噬,缠拧鼓荡爆炸,十根竹竿立刻崩成无数竿丝毛线,一路卷过去,撒手及时的只是脱臼,那撒手不及的,血光一闪,直接被扫掉了膀子。

“别从正面攻他,那老小子是小字门的拳法大师,使的开闸劲,一身排肋骨和大臂小臂早已炼出了造化,从背后攻他!”

话音一落,两刺客手持利剑从天而降,剑尖直插官九后背。

谁知这小老儿冷笑一声,身子收如伏猫,两掌轻轻一个抓地,尾椎骨一提,便像是灵猫窜树,三两下爬上前方竹竿,同时一个燕翻身,捏核桃一般捏碎了二人喉结。

“小字门的拳架子要这么好破,小老儿哪还能活到如今?”

什么是小字门,便是小架子、小象形,而架子越小,形态越少,拳劲就越快速密集,想要击他的背,就像是阴沟里抓住一只耗子那么难。

至于那小老太黑华娘,则被四个模样一样、打扮一样、体型一样的青衣大汉围住,分别堵住了他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东边一位大汉开口。

“九宫掌的飞宫九盘是一绝,号称一人九面,论脚法灵活变换,号称山北道第一,只是九宫门的真功夫没有留在这一代九宫门传人身上,反而在二十年前,被当年宫家的一个婢女偷学了去”

西边一名大汉接着开口。

“我们四兄弟五年前扫了九宫门的场子,没见着拳法里的真东西,甚为可惜。”

南边一名大汉继续道。

“都说南有四方手善守,北有九宫步善攻,我们丁家四兄弟想要见识一下,这手法和脚法,到底谁更胜一筹。”

这四人无论说话、神态、甚至眼神,都一模一样,仿佛就是一个人长了八只眼珠、八只手、八条腿。

那北边的站着的丁家老四还没开口,一道阴森森、惨凄凄的声音就从背后响起。

“没人跟你们说,跟老人家说话,要弯着腰,低着头嘛。”

四人心头一缩,背上汗毛都炸了起来,哪怕四人眼观八方、耳听四路,甚至能互相感应,但都没有察觉出,这老太婆是怎么出现在其身后的,那老太婆的手掌,以悄无声息的探入了丁四肉中。

更诡异的是,哪怕没有人抬着轿子,这顶奢华的大红轿子仍然匀速浮空前进,而在轿子前方,早有不下三十名的蒙面刺客持刀而待。

“红姑,你不在你的山北道大本营待着,居然敢只带这么点手下出现在这里,要知道,可是有很多人花大价钱要你的性命呢。”

领头的刺客握紧了蓝汪汪的大刀,盯着迎面而来的轿子,以及帘子被微风吹开,惊鸿一瞥的一张绝美清冷的脸蛋,心中一荡,但随即清醒过来,杀意更重。

“也不知道你这富可敌国的身家,买不买得你的性命!”

刀光一闪,劈砍声、惨叫声、血水爆射声,同时响起。

朵朵血花绽放并凋谢后,一半黑衣人惨死当场,另一半黑衣人半跪在地。

小老头小老太抬轿而行,黑衣人首领则不可置信的倒在地上。

“所以妾身花了更大的价钱,把你们这个刺客组织买了下来。”

风一吹,那拴在窗帘的一只粗糙的、不值钱的铃铛,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

……

“七姑娘,有这么一个说法,马比人精,所以麻匪都会在马尾巴上拴一个铃铛,若是马没事尾巴都甩个不停,那多半不是什么好事,”戚笼顿了顿,“我那铃铛虽然送人了,但是吧,直觉也告诉我今天没什么好事。”

段七娘一身短打,露出小麦色的小臂,,身段窈窕,一手持着铁锤,一手提着一口剑胚,貌似是跟老爷子学艺的但听此话,柳眉一竖,想了想,又平了下来,故意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

“戚师傅,你真要给我爷爷报仇?真要为了我干这么危险的事儿?”

戚笼叹了口气,道:“首先,并没那么危险,我至少有九成把握,第二个吧,就算是盗墓贼,盗了人家祖坟,按照行规也得给人家上柱香,说是报仇,其实也就这么一个缘由,不是为了你,更不值得你以身相许。”

段七娘面色一变,两打铁家伙一丢,叉腰泼辣道:“放屁,那拳谱明明是我二爷爷留给我的嫁妆,你拿了我家的拳谱,居然还不认账,你们江湖人都不讲信用的嘛。”

戚笼耐心道:“嫁妆是一回事,拳谱又是另一回事,我学了你家拳法,可以再把它再传授给你没有老师傅指点,你们家的拳估计真要在这一代失传了,我这不是偷你家的东西,而是在补你家的东西。”

“再者说,你段家祖传的手艺不是打铁嘛,虽然女人身子骨弱,但练了拳术,一些简单武器也是能做的,实在不行,可以学制暗器嘛。”

段七娘把门一堵,图穷匕首现:“我们段家女人千金一诺,有恩偿恩,拿身子还债,你今天不答应娶我,就别想走这个门!”

“有道理。”

段七娘眼一花,戚笼翻窗户逃了。

姑娘追了出去,早已不见对方人影,气的直跺脚。

坐在门槛上抽烟的段大师嘿然一笑:“麻匪连官兵都逮不着,你能逮着?早就跟你说了,药一下,先怀种了再说,你不乐意,现在人家翅膀硬了,不搭理你了,你能怎么着?”

段七娘气的用脚踩他。

等人走后,戚笼才从房梁上翻下来,不解道:“您通知的?”

“我通知什么,女人家的直觉比马要准,这不猜到你要走了,垂死挣扎一番。”

戚笼咂咂嘴:“好像还真是这样,老爷子,家伙准备好了没,白夫人给消息,姓赵的回来了。”

段大师一口气喷出一大口烟,沙哑道:“去年跟我拜了坟,走之前,要不再拜一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