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9 年夜饭

一个人,三只妖怪,快步跑到湖边。

将鞭炮摆好,安平掏出打火机,准备点火。

煤球和三良还比较镇定,表现的像是根本一点都不害怕,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阿呆则要真实了许多,只见鞭炮声响起,小家伙立即就哇哇叫的一溜烟跑了老远,躲到了一块大石头后面。

‘噼里啪啦’

地面上的鞭炮声,半空的礼花爆炸声,连绵不绝,交相辉映,奏出了一曲名为‘过年’的欢乐乐章。

硫磺的香味弥漫着,这种味道很特别,有的人很喜欢闻,有的人则很厌恶。

回去的路上,安平再次快跑起来。平常几乎没有什么锻炼的他,猛地这样一奔跑,可真是要了命。

说的稍微夸张一点,他都感觉他的肺快要炸开。

古镇里有不少人家下午一点左右就早早吃完了年夜饭,是以,现在都三点多,快四点了,街道上有了不少换上了新衣服,口袋里揣着压岁钱的小孩,正在嬉戏打闹。

画面很欢乐,很应景。

安平如是想着,然后他的脚步被迫停下,因为他忽然发现,阿呆那个小家伙,居然跑着跑着,掉了队。

阿呆在干什么?

也没干什么特别的事情,它只是呆呆站在那里,望着几个人类小孩嬉戏打闹,望出了神而已。

安平停下,三良和煤球自然也都停了下来。

三良看见了安平所看见的画面,它淡淡笑了笑,“安平,不然你先回去吧,你那还有人在等你。我们在村子里转转,到时候再过去。”

嗯,这样也好。

安平想了想,没有拒绝,只是抬脚继续向前奔跑。

他其实知道他是在逃避,可是知道又如何……关于阿呆脸上的羡慕,他无能为力。

客栈里,李聪等人正在抽着香烟,嘻嘻哈哈等待。

安平走进院子。

李聪九人笑脸相迎,“安老板,吃饭咯!”

吃完年夜饭的年三十,古镇里还是很热闹的。

李聪方晴等人表示要帮忙收拾,安平自然得拒绝……他不仅得拒绝,他就还得巧妙的把面前这九个人给‘赶’出去,或者说忽悠出去。

而且,还得尽快。

没办法,谁让站在院墙边上……额,应该是靠在院墙上的阿呆,都已经馋得双眼放大,就差眼泪汪汪了。

所幸,除夕夜这么热闹的时候,方晴她们这九个身处异乡的‘孤儿’,也并不打算就窝在房间里看电视玩手机,让自己的孤独凄凉,非要与外面的热闹欢乐,强烈对比起来。

她们想要出去走走看看,也许,吸收一些这仿佛到处的欢喜味道。

四点半,差不多五点的时候,夕阳登场,夜晚也在加快脚步赶来。

方晴等人各自回房间,换了一身干净衣裳,男人刮刮胡子,女人整理整理头发,补补妆,便陆续准备出门。

“那安老板,你晚上没有活动吗?”问话的是方晴。

安平笑笑,“我当然有活动啊。”

“啧啧,安老板,你笑得好猥琐。”

“……”

“快走你的吧,说不定你晚上在外面多溜达溜达,就能捡个男朋友。”

方晴笑着摇头,身子倒是动了,“捡个男朋友?呵呵,捡个电动的还差不多。”

额,好吧。

结过一次婚的女人,果然彪悍。

这不,几个年轻小姑娘,听到这话,一下子就都忍不住红了脸,低下了头。

嗯,这样的反应,似乎可以说是娇羞……同时,好像也可以说是内涵……

不纯洁啊,不纯洁!

------------

李聪等人之前买的一堆礼品还都在柜台那摆着。

于是,一点都不见外,简直都可以说是把这里当自己家的三良,东瞅瞅西看看,跟做贼一样,早就瞄上了那里的一条香烟。

香烟也不知道是谁买的,安平不抽烟,不过以前上班的时候,同事里有抽烟的,所以他多少知道一些。

这条香烟大约三百块钱,作为一顿饭的回报,不管是哪个客人买的,都已经可以说是非常阔绰了。

“安平,你不抽烟对吧?”三良笑眯眯,一脸阴险样。

认识的久了,三良这家伙以这种语气说话,安平又如何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都是你的。”

说完,看到那瓶也不便宜的白酒,安平补了一句,“酒给煤球,水果就给阿呆吧。”

听到这话,煤球双眼微微一眯,没吭声。阿呆反应倒是正常也真实了很多,它很开心,小胖脸笑起来,眼睛变成了一条缝,着实有些滑稽的连连说着‘谢谢。’

方晴等一众客人都已经离开,云梦客栈里的人类,此刻只有安平一个。

安平不久前才吃了一顿年夜饭,现在再吃…实在是吃不下了,最多只能喝点饮料。

厨房里,餐桌上,有菜,有酒,有饮料,有香烟,还有欢声笑语,挺好。

早就摸着肚子发馋的阿呆,先狼吞虎咽了一会儿,吃了个半饱,才习惯性的抬起衣袖擦了擦嘴……

安平瞧见,都没来得及拿出抽纸…得,阿呆都已经擦好了。

“嗯?安平,怎么了吗?”逗的是,见安平哭笑不得的在看自己,阿呆居然还一点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主动问了一句。

好吧,这种时候,除了笑,还能有什么反应呢。

三良笑,就连不苟言笑的煤球,都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所以,也许冰山确实是会融化的?

“安平,你一会儿要跟我们一起去参加年祭吗?”阿呆伸出肥嘟嘟的小手,抓着一只猪蹄,问道。

安平点了点头,“嗯,一起去。”

“真好,”阿呆很高兴。

“说到这个,”安平想起来,他好像到现在,都还不清楚这个年祭活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三良叼着香烟,活脱脱的一副老烟枪模样,只见它仰头像是思索了一会儿,然后……

“老实说,我也不太清楚这个活动,一开始举办是为了什么,”三良一本正经的给出了这种让安平直感无语的回答,“我只知道,年祭的时候,有的吃,有的喝,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

“,…”

额,这种要求……

可以说,真的很朴实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