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1章 你喊我老公,怎么样

定睛看去,只见林阳也已经腾空而起,直接跃到了吊桥边,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薛子墨的手,薛子墨已经傻了,面无血色,他第一次离死亡这么近,也是第一次如此恐惧死亡。

“喂,抓紧我的手往上爬呀!你别傻愣着!”

薛子墨回过神来,想要爬上吊桥,然而,此处四六不靠,他没有任何的支点,完全使不上力气,使劲抓着林阳的手,胡乱的蹬着腿,他这么一闹腾,吊桥跟着摇晃起来,形势更加危险。

幸好,马场的工作人员随后赶到,迟日丽和乔依诺也一前一后下了马,总算把薛子墨救上来了。

迟日丽情难自持地扑进薛子墨的怀抱,“子墨,你没事吧?

真的吓死我了你!”

说着,迟日丽就红了眼圈,她对薛子墨的爱毋庸置疑,然而这份真情的流露却不合时宜。

乔依诺冷声道:“迟总监,请问你现在可以放开我的前夫,加未婚夫了吗?”

薛子墨惊魂未定,这才反应过来他们在众人面前过于亲昵有多么不合适,急忙推开迟日丽,“迟总监,我没事,多谢关心。”

迟日丽很是尴尬,有些呆滞,见不得光的,永远都见不得光。

乔依诺这才走到薛子墨跟前,“子墨,怎么回事?

你没有受伤吧?”

薛子墨向前一步,想要拥住乔依诺,此时此刻,他太需要一个支撑,因为他的两条腿还在发软,根本无法站立。

然而,乔依诺却是不着痕迹地躲开了。

薛子墨也有些尴尬,摊了摊手,转头看向工作人员,“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马突然受惊了。”

这时下桥查看的工作人员已经爬了上来,一脸惊恐,“黑风摔死了。”

桥上的工作人员也吓傻了,“死了?

黑风可是咱们马场的镇场之宝,上次有人出价2000万,咱们老板都没卖!这可怎么办啊?”

他们都是生活在最底层的小人物,在马场打工聊以维持生计,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害怕自己会担责任。

毕竟来这里骑马的非富即贵,就拿薛子墨来说吧,江城十大青年企业家,守诺集团总裁,身价过亿,岂是他们开罪得起的?

老板死了爱马,肯定会大发雷霆,遭殃的自然是他们,虽然不可能让他们赔马,但这份工作八成保不住了。

一个个愁眉不展。

迟日丽突然说道:“你们马场应该有专业的兽医吧,仔细检查一下,黑风虽然是摔死的,但是,它不可能突然间就失控,总得有原因啊。”

迟日丽为他们指了一条明路,工作人员当即忙开了,封锁现场,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

赛马也到此为止,没有胜负。

马场的休息大厅里,薛子墨问林阳,“为什么救我?”

林阳也怪后悔的,救他干什么?

死了岂不干脆?

大概是一种本能吧,当时情况紧急,也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考虑。

他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乔依诺,“我走了。”

“我跟你一起。”

薛子墨兀地站起身,正想说什么,工作人员突然过来,围住林阳,“这位先生请留步。”

一个工作人员举着一个透明的小方袋,里面有一颗染了血的小石子,“这是我们从马腿里取出来的。”

林阳眉头一皱,难道赛马现场还有其他人?

他竟丝毫没有察觉!这么小的石子,弹入马腿,足见此人功力深厚。

谁要害薛子墨?

除了乔依诺之外。

林阳不解地看向弱不禁风的乔依诺,果然啊,女人都不可貌相。

“黑风是我们马场最好的马,这是他的证书。”

工作人员拿出一堆证书,能够证明他的血统,也能够证明黑风曾在多次世界级的比赛中夺得冠军,还有两千万的汇款单。

林阳看着看着,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小石子是我弹的?

想让我赔偿马钱?”

“先生,我知道对你来说,这是一笔巨款,但是,两千万的确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们马场也赔不起,所以……”林阳不屑地扯了扯嘴角,“我要是不赔呢?”

话音一落,十几个马术师围了过来,手上拿着小马鞭,然而,他们针对的却是乔依诺,“乔小姐,人是你带来的,你得说句话吧。”

卧槽。

这些人……林阳瞄了一眼,突然看见迟日丽站在一旁,表情很是丰富,狰狞中带着窃喜,仇恨中带着畅快,原来又是这个女人在暗中使坏,看来刚才那一鞭子还是甩轻了。

“不就是两千万吗,我赔给你们就是了,何必为难苏小姐?”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

两千万啊,怎么到了他嘴里就跟两百块似的那么随意?

迟日丽不屑道:“吹牛也要分场合的,你能拿出两千万来?”

就算是薛子墨,手上也没有两千万的流动资金啊,虽然她从不以貌取人,但她绝不相信这个林阳能比薛子墨有钱。

“我要是拿出来了呢?”

“嘁。”

迟日丽万般不屑,“你要是能拿出来两千万,我喊你爸爸。”

“咳——”林阳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他才刚甩掉一个儿子,可不想再多一个女儿,他瞧了薛子墨一眼,突然生出一个绝妙的主意来,“喊老公吧!我要是把两千万摆在你面前,你就喊我老公,怎么样?”

迟日丽脸色微变,不过她确信林阳肯定拿不出两千万,“嘁,谁怕谁啊!”

“走吧,去银行。”

林阳率先出门,迟日丽怕林阳跑了,紧随其后。

刚好有一个马夫迎面走来,他手上拎着一桶盐水要去喂马,林阳加快脚步,然后,装作很不经意地撞到马夫,水桶飞起,盐水溅出,不偏不倚地全都洒在了迟日丽的被马鞭抽过的半侧身上。

“啊!”

又是一声惨叫。

坐在大厅里跟大客户聊着刚才惊险瞬间的薛子墨闻声冲出,见到眼前的一幕不禁发飙,“林阳,你别太过分了!”

林阳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就是这么过分,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