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8章 百年臭黑泥

又是一个周末,太阳还没升起来,吕冬从村外跑到村南头,碰上每天早起遛弯的铁公鸡,正在村口的空地上,扭腰伸腿。

隔老远,铁公鸡就说道:“冬子,你这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吕冬放慢脚步,从跑变成走:“铁叔,你也不赖,风雨不误。”

铁公鸡跟往常一样,左手手腕上,挂着一个八成新的收音机,收音机质量好,基本上没有杂音。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早睡早起,咱们来做运动……”

吕冬走过去,铁公鸡看着吕冬运动T恤下壮实的身体,说道:“你小子够壮了,整天练的个啥劲,年轻人难得休息,睡个懒觉多好。”

“不锻炼不行。”吕冬有感而发:“光壮实也不行,还得练耐力。”

多运动的人荷尔蒙旺盛,这点吕冬深有体会,宋娜不光每天跑步,一周还上好几次健身课。

俩人现在可以说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要是不锻炼放松下来,那就不好说了。

到时叫人折腾的稀里哗啦,咋抬头做人?

铁叔是过来人,说道:“明白,明白。”

吕冬哭笑不得:“铁叔,你明白啥……”

有摩托车喇叭声响起,吕冬转头看,就见到李文越骑着个弯梁从北边过来,还穿了一身挺板正的新衣服。

来到近前,李文越停下车,吕冬问道:“啥时候回来的。”

李文越文静的脸上全是笑:“昨天回来的,到村里都快十一点了。”

铁公鸡凑过来问道:“文越,外面跑了这么些天,都晒黑了,不好好休息,这么早就往外跑。”

李文越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我去一趟县城。”

吕冬明白了:“早点去吧。”

不用问,肯定是去县城找袁静。

李文越又说道:“昨天打电话,她说哪天你和黑蛋有空,叫着你们一起吃饭。”

“再说吧。”吕冬简单说道:“黑蛋出差了,最近也忙,还不知道啥时候有空。”

“行,我先走了。”李文越加油门往南去。

旁边,铁公鸡的收音机放完一首歌,换了一首新歌。

“爱上了你,爱上了你,注定的是你……”

铁公鸡好奇,问吕冬:“文越这小子,是不是谈对象了?”

吕冬想起李文越的叮嘱,说道:“不大清楚。”

“……只要为你再活一天我愿意,不管明天就算有更坏的消息。”

谢霆锋扯着嗓子唱,有个二十七八的女的,骑着个木兰摩托车,沿着南边大道过来,从吕冬和铁公鸡边上过去,进了村里面。

吕冬下意识回头,突然觉得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农村,串村串门的人太多,十里八乡的熟人数不胜数,吕冬也没多想,和铁叔一起往村北边走。

刚走没多大一会,村口南边开来一辆崭新的面包车,车子没进村里,就停在村南口不远的地方,像是突破抛锚一样,一动也不动。

车前排坐着俩人,人年纪不算大,眼睛格外明亮,神情间全是自信,仿佛电视台上经常出现的那些成功人物。

俩人就这么安静的隔着挡风玻璃打量吕家村,也没交换意见。

好一会之后,驾驶位上的人手机突然响了一声,这人拿起来看一眼,拧钥匙打火,面包车掉转车头,又朝南边驶去。

来到大伯门口,吕冬正好碰到吕春拿着车钥匙从门里出来。

“大哥。”吕冬打招呼:“昨晚回来住的?”

吕春出来门,说道:“方燕她妹妹不是过来了嘛,昨晚住在家里,方燕又不在家,我昨晚下班不好回去,干脆回来一趟。”

姐夫哥和小姨子,有时候确实得注意着点。

吕冬问道:“方蓉啥时候走?”

吕春说道:“可能在这边住两天。”说到这里,他转了话题:“冬子,你在大学城接触的人和事比较多,听没听过有搞地下彩票的?”

吕冬本来想说没有,毕竟随着位置走高,有些事难免看不到听不到了。

这都很正常的情况。

但他忽然响起前两天焦守贵说的话,老刘的儿子曾经偷家里的钱买地下彩票,临时改口:“听人说起过一回,大学城有干这个的?”

吕春摇头:“可能不是大学城,前些天有人报警,说买地下彩票上当受骗,从泉南那边买的,我联系兄弟单位,那边已经人去楼空了,我担心有人在大学城搞,你消息灵通,就问问你。”

“这个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吕冬大致将老刘儿子的事说了一遍。

吕春点点头:“行,回头我叫向荣带人去接触一下。”

往北不远的地方,一辆小木兰突突的响,拐上去老街的路。

李梅问过路,结合吕建仁说的一些事,很快就看到了青砖青瓦的老房子。

屋脊上长着草,墙上瓦上都有些破,换成其他时候,李梅肯定不屑一顾,只有穷的叮当响的村子,才是这幅破烂样。

但现在看进眼里,却觉得吕家村真有特色,都这么有钱了,还保留一条老街的破房子,不知道想干啥。

估计有深意,要不吕家村这些人不翻盖楼房?

打早,李梅就仔细问过了,吕家村不是一般有钱,现在光村办厂子就有俩,食品厂的产品进了全省各地的超市,建筑公司到处承包工程,大学城就有一个,听说还承包了墨泉公园和李清照故里重建的活。

这些都是钱。

李梅去马家、刘湾和张湾这仨距离吕家村最近的村庄打听过,吕家村最厉害最有钱的能人叫吕冬,就是她上班的那个楼那个仓库,隔壁的吕氏餐饮公司的小老总。

吕家村还有几个人赫赫有名,比如一言九鼎犹如旧式族长一般的吕振林,比如威震十里八乡的座山雕吕建仁!

这个吕建仁,就是她认识的那个七哥!

吕家村的头面人物之一,听说吕冬对他比亲叔还亲。

李梅过往也见过,这叔侄俩,典型的没大没小,农村很重视辈分,关系处成这样,叔侄感情不是一般好。

说起来,这些都挺厉害,但也不算特别关键,最为关键的是她打听到了一点。

吕建仁在吕家食品公司和吕家建筑公司里面都有股,据说占股还不少,去年的分红好几个五位数,那是杠杠的有钱!

今年吕家村这边发展比去年快多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分红肯定翻着跟头往上涨。

七哥家里的分红,会不会变成六位数?

李梅干的是库管的活,算数还是挺好的,对六位数也有概念,城里买房子啥的就不说了,买个小汽车也不难。

她干个管仓库的活,一年满打满算能挣上个5000多,可能连人一个月的都不如。

这么些钱,咋花?能花的完?

李梅忽然有些走神,想到身材高大的七哥。

长的没得说,相貌堂堂,比朱时茂和濮存晰都好看,

走起路来有特点,跟一般人不一样,那气度那肩膀,一看就不是平常人。

会说话,说起话来特别,没事就爱逗人。

这么好的人上哪找去,唯一的缺点,就是岁数大了点……

但也不算事,人好,比啥都强不是?

至于结婚了,也不叫事,这年头离婚的还少?

李梅打早就相中了,本来想着循序渐进,有回七哥他媳妇过来,还特地凑过去跟七哥说话,后来拐着弯的打听过,七哥他媳妇回去就跟七哥打仗了。

这种没心眼的小媳妇,挑拨两下就跟男人打仗,越打男人越烦。

以李梅的判断,七哥的媳妇,应该属于冲动类型的,脑子可能不是很好使。

原本,她想着多挑拨几回,一步步来,不成想计划没有变化快,七哥突然就不来吕氏餐饮给吕冬当司机了。

好不容易盼星星盼月亮,把七哥盼了回来,七哥却换了工作,跑到吕家村的建筑公司当工头去了,说是不再回吕氏餐饮公司……

李梅有点慌,七哥要是跑了,再去哪找条件这么好的人。

昨晚,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满脑子都是七哥,李梅最终做了决定,今天就来找她的七哥!

李梅就不信了,以她的年龄、相貌和手段,还斗不过七哥那个缺心眼的老媳妇。

估计一挑拨,那边就会打仗。

今天一天不行,就隔三差五的过来,谁能受得了?

就算七哥最后不能跟着她,也不打紧,电视演的,大款跟小三分手,不都得给遣送费?

至于她是不是小三,还不全凭她一张嘴说?

想着有的没的,李梅转弯往北走,正式拐上了老街。

第一次来老街,根本没想到老街在夏天三不五时的雨水洗礼下,早已是名副其实的水泥路。

李梅骑着小木兰,在农村里面当然是走在路中间,但老街两侧高中间低,中间全是水泥,车走轮子压,说是烂泥潭都不过分。

木兰拐过去,立即进了泥塘子,李梅因为胡思乱想走神,没心理准备,扶不稳车把,木兰水泥汤汁里打滑,朝一边歪去。

好在车小,李梅一脚叉住,车没歪,但烂泥巴汤汁摸过脚面子,咕嘟嘟往鞋里面钻,其中还有老街上不知道攒了多少年的黑泥巴……

李梅今天特意穿的新皮鞋,立马变成稀罕款,拿出去绝对是限量版,有百年臭黑泥充当点缀。

烂泥巴当然挡不住李梅,下车推着出泥潭,又上车往北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