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22章:我知道错了

我的话十分的冷酷,而且,又十分自信,这让田志斌的脸上充满了愤怒。

他咬着牙说:“你,你太猖狂了,你凭什么这么自信?还只有我死?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啊?你吓唬谁啊?我告诉你,我现在拉上吴进做垫背的,咱们谁死,一目了然的事,吴进,你可要考虑清楚了,是要跟着我一起死,还是咱们一起弄死他,你自己选。”

吴进气的脸上的肉都在哆嗦,刚想说话,我立即笑了笑,我说:“吴老板,别着急,你让他在猖狂一会,等会,通缉令就下来了。”

听到我的话,吴进的脸色,立即大变,随后拍着手,笑着说:“搞定了?”

我笑着说:“早就搞定了,我办事,还用你担心吗?我这就等着你收拾他呢,没想到,你居然搞了半天搞不定,你真让我有点高估了。”

吴进尴尬的笑了笑,他说:“行,你牛逼。”

他说完就出来烟,慢悠悠的点了一颗,大口大口抽起来了。

我们两个人态度的变化,让田志斌十分讶异,他不解地问我:“什么,什么通缉令?你们说什么呢?你们搞什么阴谋?我说,你们不会觉得,能把我送进去吧?你们太可笑了,陈秋亚都已经认罪了,你们还想把我搞进去?别异想天开了,吴进,我告诉你,这小子最会吹牛逼了,你千万别中他的计,你现在呢,最好听我的,你要是下定决心,往死里弄他,估计早就把他弄死了。”

我跟吴进相互看了一眼,彼此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田志斌看着我们的态度,更加的愤怒了,他愤怒地说:“你们,你们别小看我,我告诉你们,我也不是好惹的,我告诉你们,别逼我啊。”

我笑着说:“来,跳,使劲跳,再不跳,没机会了,有什么办法,赶紧用出来。”

田志斌立即拿出来手机,咬着牙说:“吴进,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的技术员,我要他删了,毁了那个后台,你信不信?”

吴进看了我一眼,我笑着说:“没事,等你进去了,我们再花高价,把技术员买过来,让技术员改过来不就行了?你也知道,进去的人,再也管不到外面的事了,所以,等你进去了,什么都好说了,是不是?”

我的话,让田志斌十分愕然,他指着我,愤怒地说:“我怎么可能会进去呢?你,你怎么可能……”

我笑着看了看时间,我笑着说:“陈秋亚该交代的,差不多都交代了,我打个电话,帮你问问,看看你的通缉令什么时候下来。”

“你……”

田志斌气的跳起来要骂我,他感觉明显是慌了。

我笑着拿出来手机,给刘长山打电话。

很快电话就通了。

我笑着说:“喂,刘局长,那边,什么情况?”

刘长山笑着说:“陈秋亚交代了很多事,警方拿到了他们相关的流水账本,可以确定,最终的受益人,是田志斌。”

田志斌听到我们的对话,气愤地骂道:“不可能,陈秋亚不可能说的,不可能,还有,我的资金,都是从,从境外走的,你们根本就查不到的,就算查到了……”

我笑着说:“行了,你就别跳了,还不可能,还就算,我告诉你,现在的技术很先进的,只要拿到了账本,你的钱,去那了,怎么去的,去了多少,怎么洗干净的,警方都能查的到的,大数据知道吗?你呀,就等着死吧。”

田志斌愤怒地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们一定是唬我的。”

田志斌愤怒地吼叫着,显然无法接受这个情况。

吴进笑着看着我,问我:“真的,还是唬他呢?”

我啧了一下, 生气地说:“刘局长,这,什么时候能下通缉令啊?”

刘长山笑着说:“已经下了,现在警方已经准备去抓人了。”

我笑着说:“哟,这效率,那什么,能给我发个截图吗?”

刘长山笑着说:“你啊,可以在网上搜索到,他的通缉令已经上网了。”

我听着笑着说:“晓得,晓得,我会争取让他去自首的。”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笑着看着田志斌,我笑着说:“你自己搜,还是我们帮你搜你啊?”

田志斌恐惧地说:“不可能,不可能……”

他说着,就赶紧拿着手机开始搜索什么,我也赶紧上网搜了一下,很快,我就看到了田志斌的通缉令。

我笑着说:“哟,还真是发了,你也看到了吗?现在,法院对你下发了逮捕令,可能是之前你在矿区,联系不到你,所以,觉得,你可能出逃了,这事闹的,你看,是误会呢,还是,法院搞错了呢?”

我的话,让田志斌十分恐惧,他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眼发直。

整个人都瑟瑟发抖,眼睛里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表情,把吴进都给看乐了,他笑着跟我说:“陈老板,你可真有两下子啊,你这个人,诶,不得不说,牛逼,有一手,我吴进这次算是见识到了,佩服,佩服啊。”

我笑着说:“佩服就对了,这点小事情,算什么呀?是不是田志斌?你觉得你很牛逼啊,现在,你还能牛逼吗?你还跳啊?你怎么趴下了呢?你赶紧起来跳啊,我跟你说,你现在不跳,等会警察把你抓进去的时候,你就没办法跳了,你还是赶紧珍惜一下你现在的时光吧,不知道,你是无期啊,还是怎么说,我看呀,反正你出来的时候,一定是七老八十了,不过,我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你进去之后,身体素质一定会增强,出来之后,就不会看着是肾虚的样子了。”

吴进立即说:“那也不一定,里面,好那口多的事。”

吴进说完,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了,整个接待室爆发出一股极其强烈的嘲讽声。

这让田志斌更加的恐惧,整个人赶紧跪在地上,直接朝着我爬过来了。

很快,就看着他十分卑微地说了一句话。

“陈总,我知道错了,您饶我一次吧?”
相关新闻